刊物论著

最大限度的保护您的合法权益

同案不同判?如何判定评论性文章的侵权尺度

2021-02-24/专业文章/ 米新磊  

2018年,由知名歌手刘若英初次执导,周冬雨和井柏然主演的电影《后来的我们》公映。这部讲述北漂青年奋斗与感情的影片,引发了诸多观众的怀旧共鸣,最终收获了13.6亿的票房佳绩。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后来伴随这部影片的,则是一系列的纠纷和诉讼。

首先就是武汉光亚文化公司起诉刘若英,认为《后来的我们》侵犯了其电影剧本、制作策划方案的著作权,同时因为侵占其商业机会,构成不正当竞争。经过审理,武汉中院认为原告的比对意见有牵强附会之嫌,两部电影有实质性区别,最终驳回了原告全部诉讼请求。本案还入选了2019年湖北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例。

而另一起诉讼,则是猫眼平台起诉自媒体“壹娱观察”侵犯名誉权的案件,原由就是后者发表的关于电影《后来的我们》异常退票事件的两篇分析文章。北京朝阳法院一审最终判决被告不构成侵权。该起案件入选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文化法治研究中心、北京市律师协会传媒与新闻出版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影视与娱乐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公布的“2020年度中国十大文娱法事例”,引发业内关注1

值得关注的是,在猫眼平台起诉另一家自媒体作者名誉权纠纷案件中,对于同一件事情的评论文章,北京互联网法院却认定构成侵权。

看似相同的事件为何出现了不同的结果?自媒体评论文章侵权与否的尺度到底在哪?一切可能需要从电影《后来的我们》“异常退票事件”开始说起。

一、《后来的我们》“异常退票事件”始末

2018年4月28日,彼时中国电影市场还未显颓势,各大片方正为为已经拉开序幕的五一黄金档征战。而《后来的我们》则是一骑绝尘的领跑者,上映前一天预售票房就迈过一亿大关,在猫眼平台的观众“想看”纪录达到91万人次,打破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维持了9个月纪录。

正当形势一片大好之时,网上却有人公开质疑该片存在大规模异常退票现象。

据媒体报道,4月28日晚,微博知名电影博主“电影票房”贴出工作群聊天记录,直接公开质疑该片为抢排片搞“骚操作”。“电影票房”援引院线内部人士消息显示,《后来的我们》预售卖出电影票后,利用影城的退票政策,在电影上映之前退票,以此抬高电影预售票房,锁住院线排片。数据炒热口碑,退票后的空位会立马被观影者填上,而由于退票的操作,相当于不花钱就撬动了票房的杠杆。

此外,该博主还分析称对于此次事件,可能有三个嫌疑人:售票平台“猫眼”,该片的其他利益相关方,或者和影片无明显关系的第三方(比如黄牛)。而对于猫眼的质疑理由主要在于认为猫眼作为该片的联合出品方和发行方和电影票房有直接的利益关系;同时认为猫眼在技术和操作上是有能力实现大规模退票的。2

4月29日凌晨,猫眼公司关于电影《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发表公开声明,“截至4月28日23点,经排查,猫眼平台疑似恶意刷票并退票数量约38万张,涉及票房约1300万,占影片当日总票房2.8亿的4.6%。恶意刷票订单集中在19.9元等特惠票。”猫眼称,已将相关数据和证据提交主管部门,并将协同主管部门做进一步的详细调查,同时已向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公室寻求数据协助。同时关闭猫眼平台退票功能。

4月30日晚,刘若英工作室发表声明称,刘若英团队自28日开始持续与片方和发行方进行沟通,强烈希望找出问题所在、查清事实真相,并会积极配合相关部门查明真相,使影片早日回到更纯粹的电影讨论之中。

自此,该起事件暂时告一段落。但是,因为该起事件引发的纠纷却接踵而至。

一家名为华璨文化的成都公司将包括猫眼公司在内的电影的十八家出品及发行公司告上法庭,称因为被告虚增票房挤占影片排片,导致其同在五一档期公映的电影《尖叫直播》排片被挤占,因此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公开赔礼道歉和赔偿损失1000万3

该案目前尚无最终结论,而另外一起名誉权案件却迎来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二、法院为何判决不侵权?

针对该起异常退票事件,网上也出现了大量评论性文章,其中就包括公众号“壹娱观察”于2018年4月29日和30日分别发表的《<后来的我们>全国将近4000家影城出现规模退票,创纪录的预售是刷出来的?》《你说巧不巧,全中国的电影票黄牛,都在<后来的我们》上映当晚同时退票了》的两篇文章。

而后,猫眼公司以两篇文章侵犯名誉权为由,把“壹娱观察”的运营使用主体鲟鱼传媒(天津)有限公司诉至北京朝阳法院,要求删除文章、赔礼道歉及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

在涉案文章中,对于这起异常退票事件有如下若干表述:

“由于多数规模退票都是通过猫眼购票后退票的,同时猫眼又是影片的宣发与出品方,因此有影城经理推测猫眼前期通过购票房锁场使得院线和影院方加大排片,随后又在上映前退票,使得影院方遭受损失。”

“尽管目前各方都没有回应,且无论明天各方会有何回应,壹娱观察都无法相信数千万级别的票房购买与退票会是竞争对手或全国黄牛同时段集体所为,片方、猫眼与线下宣发一定要有一个背锅”。

“壹娱观察目前通过影院经理证实到,《后来的我们》在淘票票渠道也有退票出现,因此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此事为猫眼所为”。

从摘录的部分文章内容来看,大致可以得出两点结论: (1)涉案文章实际是对于一些事实可能的原因进行分析,但最终又未作出肯定的结论性判断,而是一种质疑性的评论。 (2)这些质疑是基于一些确定的事实作出的,比如双方均认可猫眼平台上存在异常退票的事实,以及猫眼公司系电影的发行方,参与该影片的营销,影片的销售业绩与原告利益有一定的关联等。 也正是基于以上两点原因,一审法院最终认定涉案的两篇文章并不构成侵权,故不存在侮辱、诽谤的事实,不具备明显的误导性,不侵犯原告的名誉权。 与此同时,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判定的另一起案件中,法院最终判决另一公众号“电影情报处”就同一事件发表的类似文章却构成侵权,原因在于法院认为原告在没有有效证据的情况下,认定实施刷票行为的是猫眼公司,这是一种肯定的结论意见。4

三、新闻评论性文章的侵权边界

近年来,随着自媒体发展壮大和话语权的增强,此类评论性文章被诉侵犯名誉权的案件出现的愈发频繁。一般来说,自媒体在面对侵权指责时,常会祭出言论自由的大旗。在前案件中也不例外,被告称自己“发布的两篇文章,是正常的评论和舆论监督行为”。

但是,因为我国法律对于新闻批评或评论类文章的抗辩事由并无明确的规定(《民法典与新闻侵权的抗辩事由》),所以评论性文章是否侵权的标准其实还处于相对模糊的状态,哪些情况下会涉及诽谤,哪些情况是合理的批评和质疑,实践中司法判决不一而足。

但是,从现有人格权理论而言,判定是否侵犯他人名誉权,首先应将言论内容区分为事实陈述与意见表达。事实陈述一般是指发生了什么,意见表达是作者的主观认识。

就事实陈述部分,法院的认定的侵权标准是:是否基本真实。如果相关言论是基本事实,只是有的部分细节无法核实或不准确,也不能否定整体真实性。

对于表达部分,法院的认定标准是:只要评论依据的内容基本属实,作者不存在恶意诋毁的主观故意,就不能轻易否定评论的正当性,进而认定自媒体构成侵权。5

在“壹娱观察”一案中,虽然法院判决并未明文提及,但实际上是即是按照这一理论逻辑进行裁判的:对于“异常退票”等事实的叙述属于事实陈述,此部分内容并不存在捏造,故不构成侵权;而对于造成该事实的原因的质疑和分析,应该属于意见表达范畴,鉴于作者并未给出肯定性结论,故仍属正当,亦不构成侵权。

由此可见,对于新闻批评类文章侵权边界的判断,主要在于准确划定言论中事实陈述和意见表达的部分。但是,因为现实中很多评论文章多属于夹叙夹议,给具体判定造成了很大的难度,这也是名誉权案件中最复杂的一个类型。

2021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已正式生效,而民法典中“人格权编”系全新内容,在草案中甫一亮相便引发了广泛关注,充分体现了我国法律对于人格尊严和人本主义精神的重视程度在不断加强。

但是,民法典对于名誉权的直接规定只有五条,而随着新法颁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名誉权的两个司法解释也随之废止。未来越来越纷繁复杂的名誉权案件,是否能够有更为细致的规则予以指导,我们期待着。


[1]《2020年度中国十大文娱法事例简介及入选理由》,微信公众号“中传法学”,2020年1月9日。

[2]《后来的我们》陷“刷退票”风波,究竟谁才是幕后“元凶”,微信公众号“文娱新观察”,2018年4月30日

[3]《<后来的我们》刷票风波:猫眼等18家公司被起诉,明年3月开庭》,腾讯网,链接https://new.qq.com/omn/20191125/20191125A0NJWR00.html

[4]北京猫眼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周敏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2019)京0491民初2410号

[5]从鸿茅药酒名誉权纠纷看:自媒体侵犯名誉权纠纷的裁判规则,张伟强Lawyer,微信公众号“民商法律事务”,2018年6月24日

阅读原文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文章